戒不戒

人生长恨(六)(靳东X胡歌)

靳东的戏份不多,却实实在在来回奔波了好几段,琅琊榜剧组三进三出。为一个龙套角色费这样大的周章,在他的演出生涯里算是个异数。事若反常则近妖,过后站在历史的高峰往回张望,冥冥中有些运数就这样被定了下来。

等他再次回到影视基地,已经是四月开初,草色无空地,江南花满枝,柳条刚换新绿,天气乍暖还寒。

跟剧组几个人碰了面,一阵寒暄,聊了聊拍戏进度。相处了一段时间,原本不大相熟的组员也去掉了面上那层谷皮,露出饱满的米色来,气氛融洽许多,快要煮成一锅熟饭,纷纷打趣靳东浪子回头迷途知返。

扯了一阵皮,靳东望望四周,忍不住问:“胡歌他们在哪边拍戏?”人的嘴有时候比脑子快,一句话问出口,靳东心里才来得及反应,离开的这十几天,自己对这个刚演过几场对手戏的年轻人居然有那么点惦记。

不等旁人回答,郭晓然兴致勃勃抢着说:“胡哥跟刘老师他们在演牢戏,我们这边忙完了,本来也是要过去看看的,说起来我还没坐过牢呢。哎呀,靳哥要不要一起?”

靳东一直觉得刘奕君是跟他一起混进山羊堆里面的另一头绵羊,本该抱团守望,可惜缘分差着几分,在组里少有碰头。他们赶到片场的时候,刘奕君跟胡歌的戏已经快到尾声,一老一少在昏暗的牢房对峙,你来我往尖针麦芒斗到最激烈处。靳东花时间琢磨过蔺晨和梅长苏,对这场戏却并不熟悉,幸亏郭晓然解说员担当,路上已经为了说了一回戏。

刘奕君是老戏骨,眉头一皱,瞬间变脸,不言不动面上便有了戏,现下是谢玉生死攸关时刻,为求活命,奋力一搏,刘奕君蓄力而发,一张大弓拉成满月,真是张力十足。冲突重戏甚不好把握,靳东从旁冷眼看着,还真担心胡歌会被刘奕君压死。

梅长苏第一次从罪魁嘴里听到十二年沉冤真相,心中惊涛骇浪不言自明。胡歌要如何接住刘奕君,又要如何稳住誉王谋士的身份,靳东觉得大有看头。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靳东来得不早,却捡了个巧,刚好看着梅长苏像一团湿了水的棉花接住谢玉的怨怒,像一眼封了口的喷泉压住自己的悲愤。

等大家围过去看回放,靳东眼瞅着胡歌一个人靠在墙壁上,一副脱力的样子,不晓得是一下子没出戏,还是力气耗得差不多了。倒是刘奕君先恢复过来,疲惫地向胡歌的方向笑了一笑,翘了翘指头说:“小胡厉害!”

胡歌忽闪着眼睛笑了起来,对刘奕君行了个拱手礼,口吻甚是认真:“是刘老师带得好。”

刘奕君手指朝他虚点了一下,笑呵呵凑过去看回放。

靳东正要招呼一声导演,胡歌已经瞧见了他,一边捋着袖子一边往他方向走,等到站定了,两手叉腰,样子相当豪迈地望着他:“东哥回来了?”

靳东先留意到他上翻的袖子下面两截手腕白得都有点晃眼,想来是捂了一个冬天才见天日,再醒悟过来他叫的是东哥,心里像被一枝羽毛轻轻拂过,酥酥痒痒很是受用,忍不住开口表扬:“被刘老师点赞了,台词记得好啊,那么长一串。”

胡歌原本满面春光喜迎贵宾的灿然笑容,听靳东这么一夸,脸却垮了一垮,豪情不再,相当苦恼地说:“哪里啊,背台词把我口腔溃疡都背出来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太晚了,敲了一段放上来,妹纸们晚安

评论(30)

热度(2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