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不戒

人生长恨(五)(靳东X胡歌)

胡歌是南方人,平时说话音色糯软,尾音总是带点若有若无的笑意,使听者心绪上扬,无端欢喜。靳东不知道这是与生俱来还是训练有素,心情愉悦之时不免遗憾,这把声音配林殊倒也合适,配梅长苏,真是嫩了点。

等胡歌字正腔圆一句话出口,靳东情不自禁眉头一跳,精神大振。胡歌入戏只在几秒之间,不但眼神骤变,连口音都脱胎换骨,改了弦调,原来是张明亮清脆的古筝,转眼成了清泠凝重的古琴,于山崖水涘间泠泠作响。

靳东在舞台上滚打多年,底气充沛,衡量对手眼光难免倨傲,声、台、行、表像个犁耙,在新生代艺人里犁一遍,只怕耙下能存活的没多少,单只发声第一道关口就能卡下来一大片。可是跟胡歌对了几句台词,他忽然想起一个笑话,忍不住咔的一声笑出了动静。

说某天鹅甲,在天青水蓝的湖边遇见天鹅乙。天鹅甲对天鹅乙赞不绝口:“你羽毛洁净,脖子修长,眼神明亮,形态优美,真是天鹅中的极品。”顿一顿,“就是我,也只不过比你好了那么一点点。”

胡歌正说到慷慨激昂处,看靳东笑场,双眼一瞪,努力凝聚出一股狠辣的杀伐之气,射向靳东。

这股杀气到了靳东身上,像细雨落进江海,利箭刺入棉花,无迹可寻,无处着力。靳东本不算是能容天下的江海,更不是没脾没性的棉花,可是那一眼使足了力气的挑衅里天真的味道漫天泼洒,全部碎成温柔掉进靳东这口老井里面,他想,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?

他到底没办法跟胡歌分享这个笑话,当然也没脸跟胡歌说:你台词说得不错,就是我,也只不过比你好了那么一点点。

音准,气足,喷口有力,吐字归音,情绪准确。靳东心里喝声彩,想不到样子恁中看,还是个练家子。

靳东收拾起嬉皮笑颜,端正好嘴脸,跟胡歌一板一眼认认真真对词。胡歌记词居然比他牢靠,带来的剧本用途不大。靳东感觉挺郁闷,比自己聪明的人不少,比自己勤奋的人还真不多,冷不丁天上砸下来这么一位,还真是蛮稀奇。

从对戏到实拍,那天的戏相当顺利,李雪虽然冷面不说,心里也着实满意,中午格外加了两个菜,招呼着靳东胡歌坐一桌,汤汤水水吃起来。

菜上了几个,李雪转头看胡歌一眼,筷子虚指了指他肩头:“老胡,该出手时就出手,该开口时就开口,你再这样下去,就算不挫骨拔皮,也要形销骨立了。”

靳东一直留意着胡歌,看他上了桌就捧着剧本叽叽咕咕在记词,摇头晃脑,挤眉弄眼,七情上面,自己玩得不亦乐乎,看的人都替他精神分裂。李雪这边话没说完,刘涛已经夹了半碗菜推到胡歌面前。靳东看碗里都是素菜,抬手箝了块鸡腿堆在上面。他这么一箝一送,桌上大半人都笑了,李雪也忍不住呵呵笑到:“老靳还不知道,老胡现在不吃肉,给他喂点青菜就行,正好给组里省省开销。”

胡歌从剧本里面抬起头,一张脸还是又乖又干净的样子,望着靳东笑了笑:“谢谢靳哥。”

靳东跟他坐得近,望见他眼睛下面一圈暗淡的黑影,估计这一向睡得少,心不知道为什么就轻轻地疼了一下。成年人少睡点没关系,胡歌片场那看着刚硬实则孩子气的一眼,加上这么干净乖巧的一张脸,他想想就觉得剧组在犯罪。

剥夺未成年人睡眠时间,造孽哟。


评论(35)

热度(3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