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不戒

人生长恨(十一)

事后若要细心盘点,那晚靳东斩获甚丰,称得上日进斗金。

他在KTV点了几首自己练得溜熟的老歌,没唱几句,胡歌总拿起另一只麦,跟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吼,有时他跟着靳东的调跑,有时靳东跟着他的调跑,西风压着东风,东风压着西风,两股风你追我赶去到一个制高点,噗嗤一声,毕其功于一笑,两人坐在K房两端,各伸手不依不饶指着对方,周围又是哄然笑成一片。

靳东年龄到底大上几岁,愣头青们不敢对他造次,于是按着胡歌灌酒,胡歌边挣扎边笑道:“嗳嗳嗳,胡歌胡歌,不就是胡乱唱歌嘛!”

靳东后来认认真真领教过胡歌的唱功,再回想两人第一次飙歌,愈发觉得心窝发软。胡歌像个裹着奶油的糖人,言笑晏晏,合适的场合还放得下身段插科打诨,所经之处,众人只闻其香只感其甜,靳东反而愈想剥开糖衣,瞧瞧里面胡歌的样子。

等两人烟瘾上来,踱到外间,才发现又一场春雨不期而至,无数银白细丝从暗处扑向闪烁的霓虹。胡歌被灌了半杯红酒,靳东看见他白净的面皮在斑驳的灯影里隐隐烧出一点红晕,笑容放松至半傻状态。他耐心细致地仰头对半空吐着烟圈,有了满意的作品便拍靳东的肩膀,请君观赏的热情甚为高涨。

靳东嘴里咬着一根烟,抽得七零八落稀里哗啦。胡歌驰然放松,他却无法坦然自在。他觉着他跟胡歌之间养不起这种默默无语,这容易令他有脉脉含情的错觉,欲望会自己长了脚生了翅膀从心里往外跳往外飞----比如胡歌此时的嘴唇在轻薄的烟雾里半开半合,靳东总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亲上去了。

后来靳东跟胡歌日益亲近,慢慢晓得那段时间他心绪并不安宁,解得开解不开的困扰成堆涌来,幸亏他年少成名,在风尖浪头好歹脱过几身皮,所以人前总还能做得滴水不漏,那晚被人灌酒也是半推半就,借着点微醺淡忘江湖。

真相大白后靳东又是酸楚又是自责,孩子满肚子委屈在旁边玩烟泡泡,自己满肚子诲淫诲盗,实在不是个东西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想码够两千再发,想想,还是赶在月底来一发攒个RP,希望DG下月发个糖

再次感谢GNS的留言和鼓励!

评论(11)

热度(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