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不戒

人生长恨(十)

当天有小演员生日,剧组订了蛋糕,大家群起而攻各尝了一小块。寿星趁着甜腻的氛围开了个大房,请喜欢K歌的各路大神过去吼一嗓子。

靳东一向能唱,水准介于专业歌手与专业演员之间,早年满世界找方向感的时候还跟人玩过几天摇滚,身上若是有把吉他有件皮衣,就算没有耳钉长发,也一定镇得住场子。

但是靳东觉得与人一起K歌如同跟人搭伙吃饭,口味上有些小异无伤大雅,但若是不能求大同,点菜时碍着面子你谦我让,真要下筷子时肚子里又难免你嫌我弃。靳东眼看跟风起哄的都是二三十岁的小年轻,到底拿不准大家能不能唱在一个频道上,心里难免踌躇,跟胡歌要挨得近一点的念头刚刚冒出尖尖角,又自己伸手悄悄按了回去。

胡歌与一群人勾肩搭背,向外快要走到门边,回头看靳东没有跟上去的意思,从旁人肩上抽回自己的胳膊,回身向靳东走过来。

靳东看着胡歌一步步靠近。胡歌仗着身高,不屑于计较两三厘米的长度,也或许埋在梅长苏的萧索里没有出来,背脊微微弓着,步履却轻快活泼,有如小鹿。

后来靳东跟胡歌关窗面床铺把酒话天涯的时候,论及旧事,难免说到这一段,靳东偶尔乔张做致,会唏嘘着说:“胡歌儿啊,你说,我怎么觉得是你先勾引的我。”

胡歌不说话,习惯性斜斜递过来一个眼神,两个人的空间太局促,靳东根本受不住他带着重量的一望,立时丢盔弃甲,低声笑到:“好好好,是我,是我!。”

靳东暗里唾弃自己的卑鄙无耻,捡了天大的便宜,仍然止不住在胡歌面前卖卖乖,再在胡歌或嗔或喜的眉眼里逼出打情骂俏的意思,自得其乐。

那天胡歌的勾引天真而简单,他只将刚刚搂过别人的胳膊搭上靳东的肩头,璀璨的灯火里眉开眼笑:“东哥,走哇。”

靳东想,胡歌这样搂过的哥们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只有自己能意会成勾引,果然是淫者见淫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特别短小的一发,睡前发上来,督促 一下自己的速度


评论(6)

热度(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