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不戒

女大六(靳东X胡歌)

 (相当矫情的旧稿,想一想,还是发了吧)

 

靳东认识胡歌时,两人都是三十多岁年纪,可是一个刚过而立,一个临近不惑,六年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刚好够两人从任何一所学校里错过。

若是春和景明,靳东就着小菜叨点小酒,心里会暖洋洋轻飘飘升腾出开怀,像碧蓝天空里按捺不住的片片云彩,他得意自己捡了这六年的便宜,好在胡歌看不见的地方把一切打点精神,等这孩子兜头撞上来时眼前一亮。可要是阴雨霏霏,靳东心肺里便不时堵着大团剪不断化不开的愁绪,这孩子怎么能在一个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一下子长这么大,自己还没能抱一抱扶一扶,起码为他打上一架,他居然就长得这样好了。

对于靳东这种文艺老青年式的惆怅,胡歌一向嗤之以鼻。他收起搁在沙发背上的右腿,停下战斗正酣的手游,尽量把身子调整端正,望向对面一脸唏嘘的靳东。

“我们上海有这么种说法。”胡歌微笑着开口,眸光里带着万分的恳切。

靳东自打勾搭上胡歌,便时刻以上海女婿自居,自然把自己当半个上海人,不过这不妨碍他对上海话怕得深沉。他不止一次跟胡歌探讨,你们上海人怎么能这么说话啊,不是鸟语胜似鸟语,现在一听上海说法,内心警铃响成一片,眼睛上三路下三路把胡歌扫了一遍。

幸亏胡歌说出来的仍是板正的普通话,甚至是靳东听过无数遍的普通话:“女大一,抱金鸡,女大二,抱金块,女大三,抱金砖,女大四,福寿至,女大五,赛老母,女大六······”

人前人后,靳东夸过许多次胡歌的台词,现在这个功力点滴不漏敲打在他身上,让他实实在在受用了一回。胡歌特地用上表演腔,一串女字用重音念得柔情脉脉荡气回肠,录下来可以当台词教材。

靳东看他在关键时刻卖关子吊胃口,相当上道地铺了个黄金台阶:“女大六怎么了?”

胡歌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:“女大六,抱我呀。”

靳东一向觉得少年气是个划时代的词汇,基本适用于十八岁以下小男孩。只是胡歌但凡这样得意促狭地笑一笑,靳东总会看见眼前山花浪漫,无限风景层层叠叠,再大的房子都装不下。胡歌把胡须刨干净的话,面相固然还相当鲜嫩,可到底是三十好几的人,老大不小,靳东却还是神使鬼差地想,如果胡歌愿意,自己大可以陪他在家里捉捉迷藏玩玩游戏。

管他爱怎么玩。

何况是这种烂漫山花里摇曳着万丈春光的打情骂俏?

于是鬼迷心窍的靳东先生严肃认真问胡歌:“这真是上海人的说法?”

胡歌回答得相当笃定:“是哒!”

靳东欣慰一笑:“神预言。”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这个梗



评论(9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