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不戒

人生长恨(七)(靳东X胡歌)

靳东看胡歌的苦恼里面夹带着零零星星几点委屈,像咖啡里泛起的泡沫,分量轻微可是惹人注目,不由失笑,一边笑,一边忍不住顺口叮咛:“多吃水果,要不直接吞点B族。你这样老是熬夜可不好,干我们这行作息已经够乱了,自己得悠着点。”说完了,又觉得这种关心等于水过鸭背,不比敷衍客套强多少。胡歌万千宠爱在一身,先不说日日贴身的助理,只怕随便挑枚胡椒都比自己交待得细致贴心。

胡歌笑眯眯望向他,眼睛弯成一道黑色月牙,诚心诚意欢欢喜喜说:“谢谢东哥。”

靳东听了大为受用。干表演这一行其实蛮心累,不管脸上抹不抹粉,只要存心做戏,表情都十足逼真,道行越深,真真假假之间的界线就越模糊。胡歌这孩子简直天赋异禀,就这么一笑,别人心里的褶子就熨得平平整整,根本匀不出心思去怀疑他的诚挚。

导演见了靳东自然也高兴,边指挥着收工边凑过来,随手又给两人撒香烟,胡歌一边点烟,一边顺手将烟盒子揣入梅长苏的前襟。导演喟叹一声说:“蔺公子,晓得梅长苏怎么坐拥江左富甲一方的了吧?这又吃又拿的毛病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,当年从你琅琊阁顺过不少东西吧?”

靳东哈哈大笑,几乎被一口烟呛过去,只好边笑边咳。胡歌笑得更是开心,他手指纤长,夹烟的姿势深情而潇洒,若是年轻痴情些的女郎,估计做梦都想变成他指间的烟卷,香消玉殒在所不惜。他惬意地吸了一大口,徐徐吐出烟雾,望着矮下去一小截的香烟,眼光也颇为缠绵悱恻,笑眯眯说到:“我也就是给你一个抛砖引玉的机会嘛。”

两人的兴致像见风的浪头,一下子被打得老高,导演神色间颇为期待:“咦,你都给准备了什么好玉?”

胡歌转身找了个废纸杯,中指轻弹,烟灰落下,再转回来说:“不算什么好玉,只是时间掐得好,赶得巧。我朋友从西湖寄了明前过来,下午刚到,我让助理去取了,明天请你们喝早茶。”

导演抓一抓光光的脑袋,低声嘟囔:“都是出新茶的时候了啊,真是忙得稀里糊涂的。明前龙井,好得很哪,明天我们就做一回广东佬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天气不错,连多日不见的日头都像模像样地赏光露脸,几个人在胡歌的房里围了一圈,等着清肠润肺。茶壶的水咕咕响着,靳东索性开了窗帘,斜长的日头乘隙而入,懒洋洋爬上胡歌的床头。胡歌的眼睛还不大睁得开,穿着件宽大的毛衣蹲在床上玩手机。

胡歌的朋友相当地道,寄的是极品狮峰,等茶沏好,满室生香,茶香在日影里氤氲浮动,熏得人心生怠意,恨不能再睡个回笼觉。靳东坐在床边,看胡歌的头还埋在手机里没有动弹的意思,伸手给他递了一杯过去。胡歌接过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,咕咚一声,茶到杯干,这样连干三杯,靳东开口奚落到:“早知如此,应该给你拿个茶盅来。”

胡歌将杯子递过去,眼神示意着满上,也忍不住笑到:“我渴了嘛。”

李雪摇了摇头批评:“牛嚼牡丹。”

茶过两泡,男人们天南地北吹着水,天色和茶味使他们集体错觉,直觉得春服既成,应该浴乎沂,风乎舞雩,这天可以聊到日薄西山咏而归,直到有人电话过来催开工,大家一瞄手表,不约而同骂一声娘,一同起身拔腿往外跑。

靳东下意识往床上看胡歌。胡歌一直低头玩手机,只饮了靳东喂的好几杯茶。靳东后来跟人聊得投契,也没有留意他搞什么名堂,现在看他手机也不玩了,背对自己侧卧着,颀长的身子蜷成一把长弓。

靳东连忙跑到床的另一侧低头察看。胡歌双手抵住胃部,脸色铁青,嘴巴张合着,要吐不吐的,样子甚是难受。

靳东俯下身去,撩开他额前的碎发,摸了摸他前额,手上一片沁凉的潮湿。胡歌抬起眼睛望了他一眼,低声说:“东哥,我难受。”

他眼里神采黯淡,已经有了生理性泪水,一片粼粼波光,不甘的挣扎里透出柔弱无力。靳东心里突如其来一阵细而尖的刺痛,一枚钢针由外而内剖开心脏,扎开一道口子,下一刻又无影无踪,连伤口都摸不出来。

靳东朝门口喊了一声,几个茶客急忙折回来,团团围在床边,陈龙急得声音都高了几个音阶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没见他胃痛过啊!”

靳东从刚刚的心慌里回过神,思路也上了正轨,弯腰抱起胡歌,让他俯在自己手臂上,一面轻轻揉着他的背心,一面向陈龙说到:“不要急,他这是醉茶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各位看文的妹纸新年快乐,事事顺利!(*^__^*) 

评论(68)

热度(2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