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不戒

人生长恨(四)(靳东X胡歌)

三月六日,惊蛰。万物出乎震,震为雷,蛰虫惊而出走。

童年习惯往往像种顽疾,多情相伴,缠绵一生。靳东小时候有个日常功夫,天天帮爷爷奶奶撕墙上日历,他也在掂量自己头顶跟日历间的距离时发现自己个子增长的事实。在他洞悉人心之前,在他饱览河山之前,他胸中的气象是二十四节气。

二零一四年惊蛰这一天,靳东在床上醒来, 侧耳倾听,几只寒雀争食的热切讨论破窗而来,晨曦初现,没有风声雨声,自然也没有雷霆。

靳东跟胡歌的第一场戏是在苏宅拍的。靳东撩着额头妩媚的碎发进去时,李雪胡歌正凑在一个打火机上点烟,见靳东进来,给他也撒了一根。李雪屋里屋外转了转,指着廊外一丛竹子说:“就在这里好了。方便老靳把话说完,掉头而去。留给老胡一个。。。。。。”李雪斟酌了两秒,“销魂的背影。”

太子初立,边关告急,梅长苏请缨北伐,临行前向蔺晨讨冰续丹。这段戏剪出来以后将近五分钟,全是对白,其实是两人间最长的一场对手戏。靳东有些担心,原本想找胡歌对对词,但是一连两天胡歌戏份吃重,抽不开身,只好临时抱佛脚,等李雪把戏说完,两人退到一边把词对一对。

三月的宁波,风凉如水,寒意沁骨,两人吐出的烟雾哆哆嗦嗦往冷空里逃,又忍不住扭身抱成一团相互慰藉取暖。靳东猛力吸完最后几口,微眯着双眼在袅娜飞升的青烟里等着胡歌的目光。

胡歌青衫单薄,临时披了件披风,在南方潮湿阴冷的空气里站着。他身形高大,躺平了看,长度跟靳东相差无几,现下袖手而立,背部微曲,竟然让靳东起了弱不胜衣的错觉。

胡歌对着几竿竹子眼神放空几秒,侧过脸望向靳东。

靳东后来无数次回想这一眼,或者自作多情一些,毋宁说是回味。这是梅长苏望向蔺晨的第一眼,也是胡歌望向靳东的第一眼。几分钟以前,胡歌温和亲昵地叫他“靳哥”,眼神灵动,瞳孔里含着他靳东李雪还有若干旁人的影子,只这一眼,独独属于他蔺晨。

那一下子靳东甚至分不清胡歌的眸色。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。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满腔愁绪,壮怀激烈。隐忍,不甘。靳东以为能看到和以为不能看到的东西,都在里面。

几天以前,他是靳东心中的李逍遥,像一束打在玻璃上的阳光,明亮逼眼,这一刻,他只轻轻看靳东一眼,便清清楚楚告诉他,这个是梅长苏,静如秋叶,心似岩浆。

“如今国难当头,主帅一职只有我能胜任,我必须去。”胡歌望着靳东开口,字正腔圆。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晚上匆匆码了几段,忽然发现越写越苏越写越矫情,大惊打住。让我好好睡一觉,我要冷静冷静。

有姑娘提到的蔺晨不认识林殊的问题,我原来的想法跟另外一个姑娘相似,两家世交,之前应该见过。这个大家存异就好,不影响大局哈

谢谢给我科普拍摄时间的姑娘,因为前文已经提到初春见面,纠正的话很多细节要重修,我就知错不改了,(*^__^*) 

狼牙棒出新花絮了,教夏冬骑马事了拂衣去的胡歌歌太萌!


评论(15)

热度(256)